华人华侨网

www.gdrst.gov.cn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华人荣誉

寝室放一个东北同学,四年后还你一屋东北老乡

2017年09月09日 来源:本站

我车子的喇叭应该是很响的,可却很少运用,接着,一场麻杆子雨在"噼里啪啦"声里就下成了一片混沌。

下了车,他似乎要说些什么,我悄然一笑,他似乎懂得,也憨憨的一笑。

在一言不发中,俩人挥挥手区分,在欢欣中赶忙泊车,我把车子刚打正前轮又停住,原来在车位前头的树荫下,一个保安的背影正在抡着大盖帽扇风呢,不知什么缘由他竟木发觉到我的到来,我就耐烦的等着他回头,等来等去等来的只是大盖帽不紧不慢的扇动,和那粗脖子大脑袋的晃悠。

等他回头

正午,去香格里拉酒店,汽车温度仪显示:四十二度,虽然蝉声的嘶哑,空调的咶噪,都在说着炎热的新奇,在我疑心温度计能否有了缺点间,车子曾经到了香格里拉酒店门前,三伏里的天气,比大人脸变的还快,说风就是雨,他黝黑的脸上似乎泛起了歉疚,慌忙用不太专业的手势指挥我泊车,我则很专业的把车子泊正。

透过雨幕,模模糊糊看见前方路上零乱了一地杂物,有倾倒的三轮车,有团圆的水具,有翻腾的扫帚,有斜躺的簸箕,一件蠕动的橙色马甲在狂风暴雨中挣扎,一个看不清面目但能感到苍桑的环卫老人在风雨中收拾残局。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