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华侨网

www.gdrst.gov.cn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人在他乡

时光荏苒最初之净泊被时光迫害

2016年05月12日 来源:本站
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过去的时日,拿什么回忆;未知的旋律,该怎么继续。时光,用它特有的姿态流逝,我却禁锢在自己的狭缝眼看它远去。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不来。转眼间,慢慢老去,却又无可奈何,相似的未曾到来。盛年不再来,一日难再晨。流去的不会再来,当人问起,何以话当年?

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我是太闲,无所事事的游荡,却始终不得出路,唯独空悲切。回首往日,记忆中竟全是斑斓的光影,岁月的屏障中,曾经心动的声音已渐渐远去。我已早不在原地,站在岁月洪流的浪尖,向未知的彼岸靠拢,心慌的恐惧,让我欲罢不能。

时光荏苒最初之净泊被时光迫害

相信优美的生命,就是一曲无声的旋律,漫过心际的孤独,早已蔚然成冰。而梦,是这个季节最美丽的音符;而我,梦却被岁月的洪流冲碎,不留痕迹。曾在阳光下幻想着云游四海,浪迹天涯。现在在钢筋水泥的牢笼沉睡,浑浑噩噩。一切都在慢慢消散,包括曾经以为会牢牢粘在记忆里的片段。不是出尔反尔,是失去了意义。

指间滑落千年的时光,反反复复的徘徊,荡尽了我所有的哀伤,那些不懂得凄凉也不愿去懂。单调而沉闷的空气窒息着我的灵魂,缠绕着我飞翔的翅膀,一次一次的摔落,遍体鳞伤。在一个个五光十色希望的肥皂泡中蹉跎岁月,浪费青春年华,我对人说,我没有青春。一轮孤月下一只单单的身影,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寂寞。岁月还一次次将身影佝偻,再也不会直立。

最初之净泊被时光迫害,找不回回天之术,只能看着越发的混淆,直到消散殆尽。岁月沉淀后的沉静和忧郁,只是一种被迫的状态,不是我想要,不是我不能要,只有接受。时光荏苒,岁月匆匆,留下的是被岁月雕刻的伤痕累累的躯壳,和一颗沧桑的心,我只是如此。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