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华侨网

www.gdrst.gov.cn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人在他乡

蒋欣微博求问奇葩问题!不料自己却在评论区装高仿

2017年09月13日 来源:本站

我想,母亲包的饺子,不只仅是一种滋味上的浓浓回想,还有一种对亲情深深的留恋,一种对一家人聚会开心吃饺子的浓浓期盼。

我回想母亲的手切馅饺子,不只在回味饺子的滋味,还有承膝母亲25年的温馨记忆,萦绕于心,异常美妙。

母亲买来肥瘦适中的五花肉,一刀一刀用心切,有时,那把重重的铁菜刀弄得母亲的手又累又酸,我经常看在眼里,记在心头,在母亲停下缓口吻的时分,闹哄哄的离开母亲身边,没有甜言蜜语,没有递上一杯水,没有搓搓手揉揉肩,只是拿过轻巧的铁菜刀,学着母亲的样子,一刀一刀切肉馅,“舒适莫如倒着(家乡普通话,躺着休息),好吃莫如饺子”,这是我家乡的一句古语,听说传达了近千年,是说躺着休息和吃饺子,是人世最美妙的两件事。

母亲离我越来越远,我离母亲越来越近,翻过岁月的篱墙,母亲手切馅饺子的诱惑,历久弥坚,越来越浓,与母亲相处的25年里,我终究吃过母亲亲手包的多少顿手切馅饺子,确实记不清了;但我一直记得清的,是母亲包的手切馅饺子的滋味,并且在母亲逝世后的这29年的时间里,时常自己亲手包顿手切馅饺子,犒劳自己,想念母亲,美味亲朋;一朝一夕,自己的手切馅饺子,也得了母亲的真传,在同事间小有名望,曾经发明过一个星期里12个同事到我家吃四顿手切馅饺子的记载,儿时家庭都宽裕,再困难,母亲也会变戏法似地每月让我们吃上一二顿饺子。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