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华侨网

www.gdrst.gov.cn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人在他乡

为什么口水(唾液)接触空气后会有腥臭味

2018年01月08日 来源:本站

远了儿时原野里的雪景,这街头厚厚的积雪一样勾起渐渐觉醒的冬天雪花漫天飞舞的回想,

久违了的雪,依然纯白、绵柔,飘飘洒洒悄无声息在夜色里会聚,把个大地、山川覆裹,

这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,我在这冬日的清晨踏雪而行,回味着当年一样在冬日的清晨迎风走过村头积雪的大路,走向学堂的觉得,往年冬天的雪,来的有些晚

一场冬雪,一份欣喜,走过的人多了,不会有几人留意那雪、那光还有那淡淡、隐隐的如画的影……

走在冬日清晨积雪如毯的街头,寒风袭人,一步一步踏过,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还是如多年前棉窝窝踏过时一样的节拍,向前走着的心境、心境已不再是那时容貌,企盼已久的雪,终于在昨夜静寂的时分悄但是至,

入冬近两个月了,秋风落叶,冬雨寂然,烦燥的寒风刺骨确不冰冷,冬天的印象在记忆里渐渐淡去,这一夜的雪花飞舞,恬静而积,聚会着往日光阴里醇厚的冬的景致。

一场雪,一场如愿而来的雪,静静地把个冬日的缄默扰乱,不再是单一的灰色,不再是满目的萧瑟,一夜飘逸雪满地,举目周围尽洁白,

一大早,走出院子,沿着思源路前行,厚厚的积雪似乎童年记忆中的一样,一脚踩下没了脚踝,深一脚、浅一脚踉跄而行,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,伴奏着雪地里臃然的人们,

街灯的光芒透过枯枝与照旧缠绵着枯枝的黄叶斑驳着绵柔的雪,漠然如画,街上悬铃木的落叶星星点点铺洒在雪面上把单调的纯白用枯黄生动,

一阵风过,悬铃木上的积雪纷繁飘落,洒满了肩头,有一些打在脸上,几许清凉迎面,一脚脚踩过,那画便支离破碎,

平静温顺的雪,在街灯的照射下,一片橙黄、一片冷白,把清晨雪后的气氛浓重,街灯或明或暗,脚下的咯吱声依然不紧不慢,节拍照旧,

雪花照旧,积雪依然,心境已在岁月的风霜雨雪中更迭,身不年少,心已醇厚,

走在这冬雪之后的街上,耳畔风声、咯吱声相伴,前先行人相随,一样的前行,一样的心境,一样地沐着这第一场带来的欣喜,踩过的足迹一点点多了,那画也就渐渐地去了,只要深深浅浅重堆叠叠的足迹,流淌的光阴生长为心中往昔的故事,身后雪地上深深的足迹是过去的足跡,明天我可以回首过往,当年却不曾把如今神往……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