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华侨网

www.gdrst.gov.cn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人在他乡

旅美华人致力收藏抗战文物20年 战争是悲惨的,和平弥足珍贵

2016年05月25日 来源:本站

据美国《侨报》报道,很多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华人,都对“修车行老板刘磊”并不陌生。这不仅因为刘磊在湾区经营两家修车厂,开门迎八方客;还因为他有个特殊爱好,即收集抗日战争相关的文物和史料。而令刘磊声名远扬的,则是在2015年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,他把展品带到美国国会,举办了一场名为“留住历史,锁住罪恶”的抗战文物展览。

刘磊的收藏生涯是从1994年开始。谈及对抗日战争文物和史料的情节,刘磊称,其母亲的家族亲历抗战,并为了支援抗战,曾向国家捐制一万套军服。刘磊介绍说,他的外公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毕业生,为抗战作出过贡献。小时候,常常听外婆讲述那些抗战期间的往事。年少时的外婆,身为大家闺秀,为拉直给前线将士纳鞋的棉线,牙齿都被磨出一道槽,深可放置一根火柴棒;而晾晒制作军服的棉花时,也要提防日军轰炸,听到敌机声响,就要立刻将晾晒的棉花收走,以防被日军炸弹焚毁。外婆和其家人冒着生命危险支援抗战的事情,令刘磊震撼不已,也使他逐渐为追寻先辈的足迹,开始走上研究抗战历史、收藏抗战文物、史料之路。

在岛上有一个教我和谢烨英语的50多岁的英国移民约翰,他也不是一个世俗的人,是我岛上惟一的朋友。他们走后,他第二次向我求婚,我有了一种被爱的感觉,觉得可以逃出“影子”了,可以让他带我出去,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的电话号码、私人地址,告诉朋友我是谁。1992年底,我们到了悉尼,到了正常的生活秩序中。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,约翰也没有钱。我去一家咖啡店工作,也想以工作来麻木自己。我们的婚姻关系也不是正常的,没有那方面的事。

在移民美国之前,刘磊的收藏主要侧重于抗战期间日军、美军遗留的文物、史料。例如,现今收藏于旧金山海外抗日战争纪念馆中,天皇赐给关东军司令的一幅“天皇检阅图”,便是刘磊于20多年前花费几个月薪水从沈阳收购而得。此画一经公开,引起很多日本收藏家兴趣,不少人有意出价求购,但刘磊丝毫没有动心考虑,这幅藏品不仅仅是艺术品,更是战争史料,是日本天皇直接参与战争的资料。

刘磊于2001年从山东移民至美国。来美之前,他曾在山东省武警总队济南一、二、三中队军地两用培训学院教汽修课。来美之后,刘磊依旧从事汽修老本行,在湾区佛利蒙连续开了两家修车厂。作为第一代移民,为在这个全新的、陌生的环境中扎根,刘磊和很多创业者一样,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。

回忆起修车厂刚开业那一年,刘磊说,每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,经常忙到深夜。有一次凌晨回家,在遇停车标志(stop sign)时踩下刹车,因为太累竟然睡着了,天亮时被路人拍车窗叫醒,才发现油箱的汽油也全部耗光。

凭借敏锐的商业头脑和吃苦耐劳精神,经过几年打拼,刘磊的修车生意日渐红火。这不仅给他带来可观的收入,还让他在养家之余,有余力继续其抗战文物收集的事业。为此,他也花费更多的时间、精力和财力,来研究和追寻文物、史料,更是不遗余力登门拜访多名藏主,寻求收购藏品的机会。

我是在悲剧事件后两天知道消息的,约翰告诉我的,我昏了过去。原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,答应谢烨在他们平静下来前不和他们联系。只在事发前一个星期给她写了一封信,告知我的通信地址,不是家庭地址。他们应该是在事发前一天收到信,顾城不会看到信,他从不去信箱拿信的。

刘磊回忆说,来美后他联系很多二战时曾在中国战场对日作战的老兵。让他记忆深刻的是,一位美国海军老兵,曾于1945至1946年期间在青岛帮助中国抗击日军,那时他刚刚18岁。战争结束后,他在天津获当时中国政府颁发的嘉奖令。刘磊去老人院拜访他时,这位年老体弱的老兵卧病在床,思维和意识已经模糊不清,但他仍记得自己曾在青岛对日作战,看到中国人表现得非常兴奋。刘磊说,这些为和平作出贡献的老兵,他们是历史的亲历者,见证了中美两国曾为盟友的历史。他特别希望年轻人能够更多地了解那段历史,珍惜眼前的和平,拒绝战争悲剧重演。他说:“战争是悲惨的,和平弥足珍贵。”

刘磊的抗日战争文物、史料收藏,获得很多同好的支持和认可。在朋友的倡议和支持下,2014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九周年,他在自己的修车厂房内,举办了首次展览,吸引数百人前来观展,一时引起轰动。2015年,在知名华裔律师陈丹虹的引荐下,国会众议员本田(Mike Honda)等人得知刘磊的收藏事迹,随即邀请他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雷本办公楼举办名为“留住历史,锁住罪恶”的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抗战文物收藏展。这是华裔收藏的抗战文物首次在美国国会举行展览,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由个人在国会举办展览。据了解,每天前来观展的民众多达五六百人,这对安检要求十分严苛的国会展览来说,实属罕见。

事件发生前他们实际上已经离婚。谢烨的人生也是被扭曲的,她也想过世俗的生活。对顾城来讲,喜欢一个女孩子,看到了你灵魂中纯粹的东西,你自己不保护,他也要来保护,不要你到世俗中去,这是他的信仰。我觉得他一时间冲动杀了谢烨,当时是完全失控了,他是随时都可以爆发的人,悲剧只是一个契机的问题,在岛上他跟我讲过你去找点炸药什么的。他杀谢烨我不感到特别惊讶。

这次展品包括了山本五十六等日军高级将领的佩剑、日军侵华时使用的军旗、日本士兵经历南京大屠杀时写的战地日记等珍贵史料,以及美军在中国战场对日作战时期的一些文物和史料。观展者中,既有华裔民众,也有日裔、西裔等其他族裔的观众。

让刘磊深受感动的是,有五六十名参加过抗战的美军老兵前来观展。老兵们看到这些精心保管的展品,激动得热泪盈眶,他们对刘磊说,本以为他们已被今人遗忘,没想到还有人一直在关注,甚至在美国国会举办展览来铭记这段历史。刘磊表示,这正是他坚持做这件事的意义所在:让那些为民族、为国家流血牺牲的英雄感到宽慰,让后人了解战争的悲惨。“70年前,中美两国军人并肩作战,他们之间也有着深厚的战场友谊,希望这份友谊能够保持,并在今后有更进一步的发展。”对于当今一些年轻人动辄轻言开战,刘磊深以为忧。他说,战争是残酷的,人类即使不能和睦相处,也不至于非要刀枪相见。他坚信,对生命的尊重和珍视才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根本。

经过20多年的收藏,目前刘磊收藏的所有藏品中,照片资料约3000件,各式日军侵华时的军刀200余件,日军侵华时的士兵战地日记200多本,日军家书、战场图片与文字报道等众多。藏品中,不仅有稀世珍品、山本五十六的随身军刀,还有日军中国战场专用的三八式步枪“三八大盖”等。据刘磊介绍,目前他正着手将修车厂的一个房间装修成展室,陈列他收藏的部分文字藏品。刘磊说,有专家看到这些文字资料后,表示有些内容甚至可以推翻正史的相关记录。刘磊也有意将收藏的文字、图片史料,加以整理、翻译和出版,以实现其研究价值,推进抗战史的研究。

如今,刘磊在佛利蒙经营两家修车厂,雇佣30余名员工,是名副其实的殷实商人。除经营修车厂之外,他还身兼海外抗日战争史料研究会名誉会长。刘磊表示,研究会的同仁都是些真正希望为保护抗战史料做些实事的人,都不惜在这件事情上投入精力和财力。

刘磊坦言,诚如一些朋友所言,这是个“烧钱”的爱好,也曾为家人所不理解。他笑说,20多年间在这项爱好上花费200多万美元,太太每每谈及此事,都会跟他算一笔账,如拿这笔钱投资房产,他早就可以退休享受生活了。但刘磊的收藏热情,似乎并没有因为投资获利比不高而消减,他说:“金钱乃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、死不带去。花点时间、精力、和金钱在抗日战争的研究上,为维护和平做一些贡献,是很有意义的事情,值得去做。”

我在《魂断激流岛》中写过这样一件事,我们曾陪到岛上来玩的一个男孩一起去海边,顾城和谢烨先回家去,我就陪那男孩捡贝壳。5分钟后谢烨就风驰电掣开车回来叫我回去,说顾城不对劲了。我觉得特别可笑,什么都没发生呀。回去我看见他正在一斧子一斧子地砍树。他的爆发一定要体现出来。悲剧发生时,如果我在岛上,斧子会砍在我身上。只是死之前,顾城对儿子有了柔情,以前他看见儿子就要绕开走的,从没抱过儿子,这是我感到最痛心的地方。

联系我们